首页 >
皇家利华   第五章 经 济   “疫情期间,被动的线上展览催生了更加主动多变的艺术创作方式,被病毒隔绝在家的心也找到了在室外空间环境里放飞自我的契机。”杨永嘉说,这是一次蓄谋已久的对美术馆的“越狱”,也是对自己专业的“边界跨越”。与其让作品在虚拟的网络等待着观众,不如发挥想象力,主动出击,走进生活。   “翼装飞行”距离实战还有多远  说起“翼装飞行”,相信很多人都不陌生。电影《红海行动》中,蛟龙突击队的队员就是运用这种方式突入战场的。电影《变形金刚》中,也有特种兵进行“翼装飞行”的桥段。但电影毕竟是电影,迄今为止,世界上还没有军队将“翼装飞行”运用到实战中的相关报道。那么,“翼装飞行”能不能用于实战?若能,它距离作战还有多远?  一般来说,任何具有军事潜力和战术优势的新兴事物都有可能被用于作战。但是,就目前情况来看,“翼装飞行”距离用于大规模作战目标尚远。首先,是它的安全性得不到充分保证。 “翼装飞行”风险性很高,事故多发,从事此类飞行的运动员堪称“刀尖上的舞者”。以目前的条件和水平,还无法确保能完全规避其中的风险。  其次,是培训成本太高。从事“翼装飞行”运动的门槛据称是500次以上的高空跳伞,但要用于作战,仅入门肯定不行,必须达到“精通”的程度。要精通这项技能,必须进行更多的训练。这些经历和训练,无疑得用惊人的经费投入和飞机出动架次来换取。过高的成本,往往会让军队对其进入日常训练和大规模作战“说不”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